星野原

这里是星野原!可以叫我原酱!
刀剑乱舞吃乙女,其他杂食!
由于上初中了(住宿),就没有太多时间更文,但还是会更文的!
欢迎扩列qwq

这周在学校晚修时无聊做的,第一次做衍纸书签qwq
顺便问一下有哪位大佬会做银杏叶吗?求教qwq

【刀剑乱舞乙女向】校园小段子

#人物会有ooc,因为是按我的实际经历改的
#渣文笔,不喜勿喷
#其实很多都是我和纪委的事,所以后面我会写原事
1.私底下偷偷地夸你(三日月宗近)
“上课了都给我安静!”你大声吼道。
教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,安安静静地看起了书。
“噗,真是可爱。”三日月靠着窗边,温柔地看着你。

2.摸头(同田贯正国)
晚修第一节下课了,十五分钟的下课时间有很多人喜欢去操场跑步,同田贯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“呜哇柜子乱七八糟的好烦啊!”你整理着柜子,把里面所有东西拿出来。
同田贯走过来轻轻摸了一下你的头,然后飞快地跑出教室。
“诶?”你疑惑地回头看了一下,然后继续整理柜子了。

3.聊天中的小套路(烛台切光忠)【ps:严重ooc】
xx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?
嘤嘤嘤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喵喵喵?什么意思?
撒娇啊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撒娇可不是这么撒的啊,我一般都是发要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说
嗯,给你

4.你熬夜时,对方发信息给你(堀川国广)
太晚睡对身体不好
早点睡觉哦
晚安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晚安

5.小小的恶作剧(山姥切国广)
地理课上老师抽人上黑板写题,抽到了山姥切
满分一百,他只拿到了十分
下课了,你擦黑板的时候故意不把那个十分擦掉,然后他转过头来,红着脸说:“xx!把那个十分擦掉!”

6.英语课上一起写题(小狐丸)
“xx,小狐丸,上来写这两道题。”
小狐丸先到讲台,拿了两只粉笔,一只递给了你
然后两人又选择了同一块黑板写
“那个……xx,小狐不小心把你写的擦掉了一点”

7.难过时的安慰(五虎退)
美术课的时候,班主任来到美术室把五虎退叫了出去,然后这一节课你都没有看到五虎退的身影,但他的水壶还在桌子上
下课了,五虎退还没有回来,你就帮他把水壶拿回教室
回到教室里,看到五虎退正在抹眼泪,你把水壶递给他
“谢谢……”五虎退小声地说
你拍拍他的背,说“不要哭了,你笑着更可爱的说”

7.5.护短(接上面)
因为不放心,你就跟着一起去了饭堂
当他吃饱去倒饭时,两个学姐看到他,笑了一下
你走上去,生气地说:“有什么好笑的吗!”

8.加油(一期一振)
体育节,下午你要跑八百米,中午在饭堂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一期一振
“xx学妹”对方叫住你
你疑惑地回过头,“怎么了吗?”
他让你坐在他对面,说:“今天下午你要跑八百米对吧?我会给你加油的!”

9.巧克力(压切长谷部)
当你跑完八百米,被同学扶着走回来坐着休息
“xx,给你巧克力吃,还有水,刚跑完八百米好好休息!”长谷部走到你面前,给了你两包巧克力和一瓶水。

10.中午让别人帮忙打饭(和泉守兼定)
今天中午又到你值日了,在班里问了好久都没有人肯帮你打饭
第五节课下课了,你拦住要去饭堂的和泉守,说:“拜托你帮我打饭嘛。”
对方嫌弃地看了你一眼,说:“你不会找其他人吗?”
“我问过其他人了!都不愿意帮我打饭!”
“……不可能吧”
“真的真的!你帮我打饭嘛!拜托了!”
“好吧,下次不要找我帮你打饭……饭卡给我”在你用了撒娇的语气后,终于妥协了
“谢谢!”你把饭卡递给他

11.吃醋(加州清光)
早读前几分钟,你和隔壁班的一个男生聊天
清光看到后,走过来,说:“我奉劝你一句话,不要靠近她!”
后面那一句是你问了他之后才知道的
“……笨蛋”

tbc

就这样子了,除了那个加油的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学长和我说的,其他都是我和纪委发生过的事。不过9.那里他没有说话,只是把巧克力给我而已,同时11.纪委他说的是“我奉劝你一句话,你不要泡她”,就这两个改了的,其他都没有改。
求小红心小蓝手qwq

【刀剑乱舞乙女向】关于鬼切

#阴阳师新出的ssr式神
#第一篇刀剑乙女
#渣文笔,不喜勿喷
#ooc注意

        “诶,寮办出新式神了?”你看着寮办的通知,然后点开一个关于新式神的短片。
         听到第一句话,你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家三日月,然后跑到他身边坐下,问:“诶三日月,你什么时候成式神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三日月喝了口茶,转头看向你,笑眯眯地说:“我一直是您的式神啊。”正吃着团子的你差点没被噎死,三日月把手里的茶杯递给你,让你喝口茶冷静冷静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咳,三日月你”“姬君难道不也是一名阴阳师吗?既然这样我也能算是您的式神吧?”不这不是一个概念。
         然后阿尼甲来了,坐到你旁边,然后看了看寮办的通知。
         阿尼甲看了一会儿后,凑到你耳朵边说:“鬼切吗?家主放心,我不会因为他也是我就把他砍了的。”阿尼甲你冷静!你就是你不是他!我不会因为他的声音和三日月一样就和他跑了的(?)
         于是你今天有了3个近侍。(原近侍:被被)

end
啊啦只是因为阴阳师的新式神叫鬼切,我又在刀剑乱舞做了个刀装问答才写的文,很渣。
刀装问答:
首先是阿尼甲
诶阿尼甲,新出的式神叫鬼切诶!
绿
……放心我只要你

阿尼甲如果我抽到他你应该不会把他砍了吧?
金(这个我有点怀疑)
……啊今天你去马当番吧

然后是三日月
哦哦三日月他的声音和你一样诶!

没吃醋吧?

……你和阿尼甲马当番去吧
绿

好了就这样,文中还有一个特别小的彩蛋(算是吧?)是三日月那里的,你们来找找看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【第五人格乙女向】遛屠二人组

#200粉点文结果
#cp为奈布x你
#渣文笔,不喜勿喷
#ooc注意

        庄园里最皮的,不是皮皮善,而是你和奈布·萨贝达这个组合。
        只要你俩匹配到一起,这局有99.99%能赢,至于那0.01%……就是皮断腿了,嗯皮断腿的是你不是奈布。
        你,一个20岁少女,学过刀术,不过是短刀。但也好啊!咱可以用短刀来扛2次刀啊(但扛完两次后刀就废了)!救人时直接划断荆棘多方便啊!
        但你翻窗翻板减速15%谢谢,上椅子了还增加50%的救援难度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在一次遛屠夫时,你翻窗被恐惧震慑了。
        裘克:这事够我吹一个星期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你的debuff的奈布,首当其冲来救你,先是骗了一刀后秒速救你,然后被恐惧震慑了。
        据说那局奈布上椅子后被救下来,还是一脸懵逼的站在椅子旁边,然后被敲了挂椅子上完美飞天。
        那会儿你们俩匹配到一起对屠夫而言顶多麻烦点,大不了就是输。现在是双重暴击:合伙遛屠+狗粮四溢。
        无比幸运的鹿头先生再次得到了由你和奈布提供的狗粮大礼包。
        鹿头从开始就追着你不放,在你被逼到窗前,面临着前有窗口后有监管者的危机时,奈布单手抱住你的腰然后一个钢铁冲刺,远离了鹿头和窗口。
         被糊了一脸狗粮的鹿头:……呵
         也被糊了一脸狗粮的窗口:……
         然后鹿头猛的打了一下窗,扬长而去。
         警报响彻了圣心医院,鹿头的眼睛泛起了红光。
         就在奈布即将被鹿头敲到时,你帮他扛下了这一刀。“铛”刀应声而碎,你趁着擦刀的时间拉着奈布跑出了圣心医院。
        鹿头:一败涂地
        而现在你正在和奈布互喂蛋糕。

END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抱歉抱歉,因为找初中的事耽误了很久,今天早上分班考试,我肯定是要凉凉的。
        点文的这位小可爱请签收你的文,很渣,希望你可以接受。 @打游戏太菜被关起来了
       

占tag致歉
200粉点文,可点cp如下
凹凸世界:all金都可以
第五人格:乙女向
阴阳师:乙女向
顺便说几件事,如果有去广州17号的初物语漫展的,可以捕捉到我(我cos安莉洁)。
还有,最近停更,过完端午节后就要期末考试了,考完了之后我所有的坑都会开始填www,但17号可能会有更新掉落。
就是这样。

[all你]寮事记(5)

#第一次写乙女
#渣文笔,不喜勿喷
#ooc注意
#请将夏夜替换为自己的称呼食用
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继续看下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宴会,只属于你们寮的宴会。众式神齐聚一堂,大家一起其乐融融地吃着美食,看着烟花。
        你顺带邀请了隔壁的晴明他们,看着晴明充满怨恨的眼神盯着自己,你想说:“我做错了什么吗?”再看看旁边的众ssr式神,你突然明白了。
        为了对方的心情,也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,你决定不出声……真的这事说出来会扎人心的!谈欧气伤感情啊喂!
        妖狐走过来,摇着纸扇说:“小生的命定之人为什么不愿意靠近小生呢?”随后伤心地说,“是厌倦了小生吗?”
        不我只是怕被你做成标本什么的,你比般若还恐怖诶!要知道小般若还好哄,而你则是一肚子的坏水!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会把我做成标本吗?”你趁他精神不是很集中来了一发出其不意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人那么美丽,当然想啊。”妖狐说出了不得了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一群鸦天狗飞过
        “!不是大人你听小生解释!小生绝无此意大人你要相信小生啊!!!”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妖狐毛都炸了,手忙脚乱地给自己解释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的是,晚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天翔鹤斩!”
        “羽刃暴风!”
        “胧月雪华斩!”
        “杀戮!”
        “风符·破!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等等等等
        “天罚·月……”到荒之前都无比顺利,这会儿没火了,旁边的座敷,追月神和辉夜姬已经没影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荒大人您还是自带招财吧。”BY打火机们。
        你听到后,脑补一下到荒出招时,头上冒着一个招财……莫名喜感是怎么回事?
        “惠比寿爷爷,您可以给妖狐立个鲤鱼旗吗?”你去问那位骑着金鱼笑眯眯的老爷爷。惠比寿摸摸胡子,慢悠悠地说:“可以是可以,但可能刚立好旗子就被拆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算了不立flag了,浪费火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小生错了。”妖狐成功扑街了。
        闹闹腾腾的宴会以妖狐的扑街结束,接下来是斗技时间!

TBC

啊啦,这是我的最后一个儿童节,以后就不是儿童了呢。于是为了纪念我的最后一个儿童节,我更文了qwq。
我想问一下,为什么大家不给评论啊,光是小红心小蓝手什么的,可以给些评论吗?大家一起吐槽剧情嘛。
下一篇就是斗技了,要什么式神上场斗技啊,有点难决定。

[all你]寮事记(4)

#第一次写乙女
#渣文笔,不喜勿喷
#ooc注意
#请将夏夜替换为自己的称呼食用
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继续看下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 自从你感冒好了以后,你立刻与大狗子保持距离,生怕再被他关屋子里当个家里蹲,然后被盯得死死的不准乱跑。
        “雪童子你过来一下!”你高兴地喊着雪童子,让他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人有什么事吗?”他乖巧地飘过来,在离你1米远的地方停下。
        结果你毫不犹豫扑过去抱住他,趴在他身上蹭。“雪童子你的脸好红啊,是因为我的体温太高了吗?”你丝毫不知情地问他,同时后退两步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,没有。大人是因为太热了吧,想蹭就蹭吧。”
雪童子结巴了一下,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了。自从他发现你不受他周身的寒气影响后,在天热时就会随便你抱着他蹭。
        隔壁晴明在夏天时来借过雪童子,结果被雪童子的雪走给吓了回去,但这事你并不知情,因为你那时趴雪童子身上睡得正香。
        雪童子:晴明大人,现在我家大人非常(重读)需要我,请您找别人去吧。话说回来,您家的雪女不能帮忙吗?
        晴明:……好吧。
        #论欧洲人与非洲人的区别#
        #雪童子和雪女的区别到底有多大才能促使晴明来借你家的雪童子#
        #据说雪童子悄咪咪亲了一口大人#
        降温降完了,今天还有正事要做,比如把大蛇窝翻个底朝天,而且还是真·八岐大蛇的蛇窝。
        你带着一众式神来到蛇窝,八岐大蛇看着你带的式神,瞬间崩溃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姑奶奶哦!你能不带他来吗!”八岐大蛇用一个头指着黑童子说,话中还带着控诉的意味。
        黑童子挥了挥镰刀,断断续续的说:“我……会给您……带来胜利的。”你听了后,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,说:“不用逞强,大家是一起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八岐大蛇:一起个鬼啊!每次是谁自己给他们加个言灵·星然后拉条拉个条丑女放个草人就让他乱砍的啊!
        作者(我):你说这么多不累吗?
        不用问,今天的蛇窝又被翻了个底朝天,好几个个六星御魂和20个大蛇的逆鳞。
        回去把这几个六星针女给酒吞,你美滋滋地想着,带着一众式神会回寮里了。

TBC

许久未更文心好虚,但现在期中考完了我可以安安心心更文了,不用怂了yeah
广州这几天好热,只想抱着自家雪童子窝在家里,度过这炎热的天。

     

「第五人格乙女」洛叶缤纷(1)

「第五人格乙女」洛叶缤纷(1)
#小学生文笔
#第二人称,主角有名字
#ooc注意

欧利蒂斯庄园的传闻你听说过,似乎是个发生过多起失踪案件的地方,至今为止都没有找到真相。今天却无缘无故接到一份邀请函,说那里会有你想要的东西。
“额……那种地方会有我想要的东西?”你看着邀请函,表示无力吐槽。
毕竟谁会觉得那种诡异的地方会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啊!而且那个地方自己还没有去过!万一是个骗子送来的信呢?!
思索一会儿,你的冒险心燃了起来,就算没有也可以去探索一下嘛。于是,拿起随身携带的短刀,踏上了去欧利蒂斯庄园的路上。
“……我当时是不是脑子抽了一下?”你看着面前这一座近乎荒废的庄园,骂自己当时脑子抽了一下,觉得自己应该吸取教训别一言不合就脑抽。
进去后你才发现,不止你一人,还有很多人在这里,似乎都是被邀请函上所说的一切吸引过来的。
经过交谈,你得知了游戏规则,同时更加确定自己当时脑子抽了。“果然是个骗子给的信。”你在考虑怎么躲过那些所谓的监管者。
好巧不巧,你刚放好行李,就被告知要参与游戏。
你:mmp
大厅里的长桌上,你看着身边的几位,那位提着工具箱的是艾玛·伍兹,带着针管,穿着护士服的是艾米丽·黛儿,旁边戴着绿色兜帽的是奈布·萨贝达。
你隐隐约约听到前面传来谁在哼小曲的声音,似乎是一位男性的监管者。
游戏开始,你被传送到的地方是一个电机附近,旁边是个无比诡异的椅子。
你摸着下巴想了想,决定:先去开一下所谓的电机。
“滋啦”额……再来!“滋啦”再来!“滋啦”再……算了
一分钟内炸了三次机的你决定放弃,刚想对电机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时,你立刻往旁边跳了一下,躲过了背后袭击的钢爪。
“真是可怕的感知能力啊。”袭击者慢悠悠地磨了一下他的武器,同时感叹了一下你的直觉。
没有心跳预警的你可以说是监管者们最好捕捉的猎物,但你强大的感知能力弥补了这一点。不过还是有缺点的,你只能感知到近距离的情况,一到鹿头那种家伙就玩脱了……不对,杰克一隐身你就没办法了。
没多想,你赶紧跑向最近的窗口翻了过去,死死地盯着身后,然后看到:那名监管者像螃蟹一样(不确定的比喻)翻窗。“……噗”笑了一声赶紧加速逃跑。
“落叶!你快来!”正在欢快拆椅子的艾玛叫住你,却不妨你发现她在念你的名字是有些古怪的表情。
好了不用问了,你知道原因了。“是洛阳的洛,不是秋风扫落叶的落。”虽然从某些方面上确实是那个意思,但你没说出来。
“洛叶小姐,这是你的吗?”杰克拿着一振短刀,走过来。

TBC

emmmm……第一次写第五人格的乙女文,自我感觉极差QAQ。
洛叶缤纷算是个连载的吧,更新时间不定,但太久没更字数会多一点。
我要说的就这么多,喜欢的可以收藏“洛叶缤纷”这个tag

[安金]我不希望你受伤

[安金]我不希望你受伤
#迟到的生日贺文
#第五人格paro
#监管者安迷修,求生者金
#失踪人士回归
#渣文笔,不喜勿喷
#ooc注意

       凹凸庄园日常的猫抓鼠游戏,依旧进行着。今天的监管者是安迷修,求生者有金以及三个路人,地点在红教堂。
        开局,金去找密码机破译,完全没有注意到附近的安迷修。
        心跳预警响起来时,金飞快地躲进附近的柜子里,看着安迷修从柜子旁边走过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安迷修走了,金从柜子里出来,松了一口气,继续破译密码,然后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我刚刚不是把密码破译了一半多了吗?怎么只剩一点点了?”
金式懵逼。于是只能从头再来一遍,中间弄了好几次爆米花。
        破译完这个密码,警报响了起来,是可以输入密码逃出大门的声音。金大喜,赶紧朝大门跑去,然后非常喜闻见乐地迷路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哪里啊?”金看着刚从箱子里摸出来的地图,疑惑地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王子殿下。”熟悉的声音传到金的耳朵里,回头一看,是安迷修。
        “王子殿下是迷路了吗?”安迷修将双剑拿到背后,微笑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……安迷修可以带我出去吗哈哈?”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们都丢下王子殿下出去了呢,但大门电闸被我不小心弄坏了,只能带着王子殿下走地窖了呢,非常抱歉。”安迷修解释着,然后抱起金,踩上流焱飞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诶!?”突如其来的公主抱吓了金一跳,紧紧的搂住安迷修的脖子不放。
        不得不说飞起来找地窖是个非常好的办法,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地窖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把金放在地窖旁,单膝跪地说:“现在,我的王子殿下请离开吧。”说完还送了一个吻手礼。
        金非常开心地说了句“再见”,跳下地窖离开了,因此没有听到安迷修说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“非常抱歉呢,我骗了王子殿下啊。”金离开后,安迷修看了看手中的凝晶流焱,凝晶依旧闪烁着寒光,但流焱上似乎沾了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“另外的三个求生者,都已经被我放上椅子送出局了啊。”安迷修看着流焱上的血迹,淡淡地说,“我可不希望王子殿下受伤,但我更不想看着王子殿下和别人一起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擦去流焱上的血迹,回到了自己的居住地。

END

为了小升初的考试有一个月没更文了,非常的抱歉。但现在考完了,我可以保持更新了qwq。
怎么办感觉一个月没写文整个写文水平下降了超级超级多啊QAQ。
同时我想告诉大家一件事,那就是你们可以随时私信我点文,原因是我不知道有什么梗可以写,大家和我说我好写,但是cp只能是金右。更新时间在周末,但如果我的作业少可能会当天码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.星雨韵凌

【all你】寮事记(3)

#第一次写乙女
#渣文笔,不喜勿喷
#ooc注意
#请将夏夜替换为自己的称呼食用
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继续看下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 你醒了,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,状态糟糕极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QAQ今天的每日任务要怎么办啊QAQ!”一把辛酸泪(不),就在这时,房间的门打开了,进来的是脸色阴沉的大天狗……
        喂喂,不会吧?你心里忐忑不安地想着,结果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大人,汝又发烧了。”大天狗淡定地说出了你担忧的事。这淡淡的忧伤……唉
        “大天狗,我答应你近期不捏大蛇不打麒麟不刷石距!但是!不准再把我锁房间里!”你怒吼出声,不禁想起上次生病被锁在屋里整整5天,坚决要反驳大天狗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大人必须跟着吾。”这条件……也不是不可以,你这样想着,便答应了下来。实际上……“大人真好拐”大天狗的内心在欢呼。
        刚推开房门的荒,在考虑要不要给大天狗来个八火全针女的天罚月。(荒总手下留狗子啊喂!)
        不过最后大天狗的愿望依旧没有实现,原因就在于荒。荒总会预言,所以某狗子的歹愿(指二人世界)无法实现,关于这点大天狗是无比气愤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……“阿……阿嚏”你打了个喷嚏,看看坐在树枝上的大天狗,你还是决定出声提醒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呐,大天狗你怎么了?为什么掉毛掉的这么严重啊?”
       因为企图拐带自家阴阳师而被赏了八火针女天罚月的狗子:伤心到掉毛.JPG
       赏了狗子八火针女天罚月的荒总:大快人心.JPG.

TBC

回来了!我更文了!
家里又来了一只雪童子!超级开心!雪童子现在已经赶上荒和彼岸花了,就是赶不上小小白QwQ